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蕭若元.縱橫歷史 重新出發
我係我劉天蘭
笑聲靈藥.李國棟
2014進修大計
「字戀狂」創業 點石成金
從 Vcyclescope 放眼藝術
童愛玲 H1N1的致命歷險
靈巧技能 - 職場管理 簡單要訣
個性全面睇 - 2014的馬年
職場升呢 - 再談數碼陷阱
智富增值 - 日本、四小龍與中國
職場Q&A - 健康無價 量力而為
院校日誌
課程速遞
推介課程總覽



EMBA
EMBA
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

MBA More
AGSM MBA Hong Kong Program
Australia Graduate School of Management

DBA
IAM & London South Bank University

MBA
Hopkins Group & University of Northern Iowa

碩士 More
MA in Communication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

MA Scheme in Language Studies for the Professions
香港理工大學英文系

Master of Science Programme in Computer Science
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

學士 More
BA (Hons) Business Management
RDI Management Learning & University of Sunderland

BSc (Hons) Computing
ABRS Higher Education & University of Greenwich UK

在港修讀美國大學
香港上愛荷華大學香港分校

副學士
副學士
耀中社區書院

文憑 More
AAT會計學文憑
香港財務會計協會

GIA 文憑課程
GIA 香港分校

保健員統一訓練課程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專業進修服務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浸信會愛群社會服務

其他 More
服務行業招聘日
仁愛堂培訓及就業課程

英國升學服務
HKIES Overseas Education Centre

英國升學諮詢及英語課程
日經教育中心

蓄著烏黑的短髮、粗框鏡眼襯托着鳳眼和櫻唇,這就是劉天蘭只此一家的鮮明形象。一直以來,但凡時尚和品味都彷彿跟她有牽連,而事實上,她的確熱愛營造或分享一切美好的,所以她會替人扮靚、打造形象之餘,最近更在銅鑼灣利園以自己的名字開設了飾物店,開宗明義叫「Tina's Choice」,實行把個人的品味公諸同好。

「其實呢間舖賣嘅幾十個貨品牌子,喺香港都未必有人認識,我只係企番喺形象顧問呢個位,畀香港愛扮靚嗰班多啲choice,所以我哋走嘅係比較多元化嘅路線,咁先可以配合到唔同style嘅女性嘛。」

她多年來遊走於時裝、文字、攝影、影像、電台、電視、電影、音樂等不同範疇,台前幕後角色多多,現在更多了老闆娘一職,問她哪一個讓她最大滿足感,她想也不想即說:「劉天蘭囉!就係我囉!」

都說「劉天蘭」這個角色是很獨特的。

唔係亂興奮
說到開實體店舖搞生意,這趟開「Tina's Choice」查實已是劉天蘭的第二次。九四年,她曾在中環開設過形象攝影店, 名叫「架勢堂」。「嘩!都差唔多成廿年前嘅事,嗰座building而家都拆咗咯。嗰次係個好wonderful嘅經驗,我係好認真去搞,不過我啲心機係去晒我本來擅長做嘅嘢度,但作為一個老闆,我喺管理同財政方面嘅心機都唔夠多。但呢一次,我喺營商方面叻過以前九萬倍,而且我亦都好努力去平衡兩面嘅比重,慎重咗好多!

「呢個係我事業上一個比較重要嘅decision,並唔係賺錢買花戴,亦都唔係亂興奮,所以我一直搵咗好多唔同範疇嘅老友開會傾, 例如做business嘅、做律師嘅、做首飾manufactory嘅都有,然後就定方向、計條數,跟住我就去唔同地方嘅fair搵啲適合嘅產品。」

接着,她去年底先在藝穗會舉行了一連兩天半的Pop-Up Bazaar小試牛刀。「嗰個嘅反應好positive,對成件事都係一個好大嘅鼓勵,跟住我哋就真係開始搵office、搵舖位同入貨。」十一月中,店舖正式開張,由店面裝潢到貨品款式,都可以說是她個人品味的投射。

長衫的日子
Tina成長於六十年代,父母均於報館工作,亦曾與金庸(查良鏞)和梁羽生(陳文統)兩位武俠小說大作家同一屋簷下。「我出世之前,我爸爸同媽媽因為喺《新晚報》同《大公報》打工,所以住喺摩利臣山道嘅員工宿舍,即係一個單位有頭房、中間房、尾房,然後住咗好多家人嗰啲,咁嗰陣查伯伯同陳文統叔叔就係同我爸爸媽媽一齊住。我哋細個嗰陣,都要去查伯伯嗰度拜年。」

她四歲時,父親因空難離世,母親把從報館拿取的撫恤金買了房子,她和哥哥、姐姐三兄妹的日常生活,則由傭人萍姐照料。「如果問,我嘅品味邊個影響我最深,第一個一定係我媽咪!佢係早期嘅職業女性,喺報館做編輯,佢啲衣着好簡單、好端莊,但又好講究細節,『乜嘢色襯乜嘢色』、『(着衫)唔好太loud』、『金色好俗氣呀』呢啲說話,我由細聽到大。

「至於萍姐呢,其實佢好叻,I.Q.亦都好高,佢只係唔識字,但佢識煮飯又識做衫,佢嗰陣會剪啲報紙嚟做紙樣,跟住我哋有時放咗學,都係跟佢去花布街買布做衫,我哋啲去街衫同校服都係佢做!我諗,就係呢啲薰陶, 令我知道咗衫唔一定係ready made,亦都可以做出嚟。」

她小時候就讀的聖保羅男女,也是薰陶她品味的另一個途徑。「嗰個年代啲老師,個個都係着長衫,even連西人老師同校長都着,你諗吓成件事幾優雅、幾端莊?」

異鄉的青春
中四那年,Tina負笈加拿大溫哥華,因為哥哥劉天均的關係,她在當地繼續學業之餘,也在華語電台和電視台兼職開咪和上鏡,更開始涉足跟扮靚有關的事情。

「我小學放暑假嗰陣去裁剪學校讀過裁剪,at least我明咗一件衫嘅結構係乜嘢。咁到我喺溫哥華中學畢業時,我就買咗Vogue嘅Patterns,揀咗一條裙嘅紙樣,然後喺唐人街買咗深藍色嘅silk,就自己做咗件有腰帶嘅長衫去參加畢業舞會。嗰晚得我一個係東方look出現,其他女仔都係吊帶、露事業線嗰啲,哈哈哈!

「其實我之後喺嗰邊做嘅好多part-time,都係同扮靚有關,例如我喺make up studio做過,所以我就學識咗化妝;跟住我哥哥有個法國朋友,要搵個中國女仔做model,就搵咗我
去, 咁我又開始咗做part-time model,接觸多咗fashion嘅嘢。好多點點滴滴加埋,好似開咗道門,整定(當形象顧問)咁,哈哈。」

一九七八年,她更在那邊參加了華人小姐選美,得了冠軍。「我嗰陣喺Simon Fraser University讀傳理系,佢哋第一年搞華人小姐選美時,我就負責去拍嘢,之後畀我哥哥嘅節目播。跟住第二年,佢哋叫我參加,咁我第一年都知道個運作,覺得幾好玩咪參加囉,跟住就話贏咗囉。」

友好的關係
七十年代末,她回流香港,在無綫當過藝員拍劇,又為雜誌當過時裝model,其後更開始擔任《號外》主編、Esprit當品牌形象顧問、唱片封套和電影美指等,數十年來,台前幕後百足咁多爪, 漸漸成為了香港的fashion icon,其獨特的品味和風格深入民心,就連她和岑建勳八十年代那段維持了四年的婚姻,也處理得很有型,事隔廿多年,至今二人已成為了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

「兩樣嘢結合埋一齊,先可以叫marriage,呢個lesson係話畀我知,marriage係要兩個人共同努力嘅一件事,係要兩個人都要出力去建立、維護、share同manage嘅一樣嘢,it's not easy!有啲問題擺得耐,miss咗一個可以救番嘅timing,就冇得救啦!

「我以當時嘅智慧,去做呢個(離婚)決定,只係覺得我同阿John(岑建勳)嘅關係同形式唔work,亦都拉唔番,咁對大家同下一代都唔係咁好,既然係咁,不如停咗佢啦!但咁唔代表我恨呢個人,或者要憎呢個人嘛。」

但這樣的關係轉化,過程會否很艱難?「跟住又好lucky喎,我同佢真係做番朋友,又好good喎,even佢仍然係我個女(岑寧兒YoYo)嘅老竇,個關係都好好喎!其實都真係要岑生自己都有呢個諗法先得,所以我用lucky呢個字眼囉。」

還有想過再婚嗎?「呢廿幾年嚟,我都拍過好多次拖,有長有短,我自己都有諗過,其實我真係唔係好需要結婚,兩人as companion,相處得開心就好夠,咁結婚又為乜呢?所以我可以好老土咁答你,隨緣啦!哈哈! 而且,我而家要搞『Tina's Choice』,我真係唔係好得閒去諗呢樣囉! 哈哈哈!」這就是Tina'sChoice囉。



本文摘自13年12月31日東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