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免費換領券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進擊職場 投碩問路
「愚公」鄧慧蘭為手語移山
獅子山下脫了軌 - 黃華麒
風之子「拳」傾天下
手作眼鏡狂迷
落入凡間的天使 - 張慧儀
個性全面睇 - 夜未央
靈巧技能 - 應付職場工作負荷
智富增值 - 投資是一生的功課
職場Q&A - 珠寶設計進修門路多
課程速遞
推介課程總覽



MBA
MBA
Hopkins Group & Univrisity of South Australia

MBA
香港城市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Tsinghua-INSEAD Executive MBA Programme
清華經管學院

碩士 More
MA in Communication / MA in International Journalism Studies / MSocSc in Media Management / MA in Producing for Film, Television and New Media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

Master of Science in Programme and Project Management
VTC WMG & 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

MSc in Applied Mathematics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MSc in Operational Research and Risk Analysis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數學系

文憑
Diploma Programmes
香港管理專業協會

MSc Marketing / Management / Finance / HRM
Kaplan Higher Education

持續進修課程
VTC 持續專業進修

兩座大山聳立門前,阻礙家人出入,九十歲的愚公決心移山,人人嘲笑他愚蠢,但愚公堅信他的子孫世世代代可接力完成,大山又不會長高,終有一天定能移山。面對聾人教育模式落後的大山,中大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主任鄧慧蘭本著愚公精神,十多年來肩負重擔,在一片誤解及偏見聲下,努力搬走一沙一石,提倡以手語雙語教育聾學生,聾人教育的出路逐漸成形。她?手培訓一班革命軍,散布各國,改革聾人教育模式,相信移除大山指日可待。

沒有耳、沒有心,就沒有「聽」。中大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內,掛滿「惠澤聾人」的紀念旗,在鄧慧蘭的辦公桌旁,一幅以毛筆書法勾勒的「聽」字掛畫,卻是最耀眼。

向美學者「拜師」
在街上看見有人做手語,鄧慧蘭特別敏感,「我很自然會留意他的手語動作、面部表情,分析他是自幼學成,還是半途出家。」雖是健聽的,但手語是她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在聖保祿中學畢業後,她考入港大英文系,大學畢業便重返母校教書三年,再到英國愛丁堡大學進修應用語言學。五年後返港,她到中大執教,每天均熬夜工作,坐在她身旁的美國學者James Woodward,也是工作發燒友。有一晚,James問她何謂手語?「當時我好無知,我答手語只是一種姿勢,沒有聲音。」鄧慧蘭回想起來,仍覺尷尬。

她自小喜歡思考新事物,手語的神秘,也吸引她去窺探究竟。James曾在美國聾人學府Gallaudet University擔任手語研究員,鄧慧蘭向他拜師學藝,更隨他到香港聾人協進會幫忙,開始接觸聾人世界。

96年,James應邀到泰國幫忙打造殘疾人士大學。離開前,他送了鄧慧蘭十個裝滿相簿的紙箱,「這些相片全是他多年來,記錄的香港手語動作,當時師傅走了,我便要親身上陣。」她決心把零散的相片,炮製成《香港手語詞典》。

聾人戰友消除誤解
寫手語書,她需要一位聾人戰友。當時二十多歲的朱君毅,每天跟姐姐在巴士站,用手語溝通,鄧慧蘭打探下,發現他生長於聾人家庭,手語正宗,「聾人自幼學的手語是有韻律,能自然、傳神的表達,但半途出家的人,做手語是硬邦邦。」鄧慧蘭力邀他入隊,工作也要拍攝上鏡,但他說不喜歡上鏡,一口拒絕,「我明白聾人覺得用手語是低等的,所以不願出鏡。」於是她鍥而不捨的游說和等待,朱君毅終答應加入。

她在辦公室多加一張桌子,每天與朱君毅並肩工作,不斷討論、鑽研手語,也解開了她對手語的誤解,「做手語經常要伸?,我覺得動作好醜怪,原來是語法一部分,例如要表達『幼稚』,一定要手語配合伸?動作,缺一都不能表達意思。」花了十年工夫,07年寫成詞典。

經常跟聾人交流不同手語的語法和動作,教她發現了驚人的真相,「原來聾人的語言能力很差,口語差、書寫也差,英文更差。」於是她開始研究、偵查聾人學習語言障礙的癥結,希望改善聾人教育。

歎助聽技術否定教育
1880年,「第二屆國際聾人教育會議」在米蘭召開,反對聾人教育用手語、聾老師,主張聾學生接受口語教育,顛覆了聾人教育模式,「當年會議提出了這項國際指標,全部聾校就趨向口語教育聾人。」鄧慧蘭邊說邊歎氣。助聽技術的進步,也教人推開手語,「社會認為戴上人工耳蝸或耳機便可正常學習,用手語學習是代表失敗。」

03年,有日本財團到港資助培訓亞洲聾人、發展手語語言學,她答應扛上重任,中大更成立了「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這個手語研究基地,匯聚了多國的健聽和聾學生,從最初僅有四名研究員,發展至今有六十多名,鄧慧蘭決心以科學實證,提倡手語有助聾童學習,培訓專業手語傳譯員,改革聾人教育模式。她帶領團隊游說聾校,試推手語雙語教學,當時抗拒手語教學的學校,對計畫半信半疑,「每班均有健聽和聾老師,我們帶了很多故事書跟學生講故事。」聾學生語文能力弱,最討厭閱讀,但有聾學生向老師投訴不想上堂,只想讀故事書,鄧慧蘭十分感動,「過去有不少論文、科研證實手語在教育上是可行的,我也正寫科學論文,未來要幫助聾人入大學。」

10年「第二十一屆國際聾人教育會議」開幕禮上,大會向全球聾人公開道歉,指廢除聾老師和手語教育的說法錯誤,呼籲全球重新思考改革融合。在教育上,手語的聲音逐漸被聽見。

「每當看到聾人,不懂說話、寫字、做手語去表達,我也很心痛。」鄧慧蘭說完眼睛紅了,十多年來,她用心聆聽聾人的教育需要,在社會的誤解下逆水行舟,去年,她站在頒獎台上,接過香港紅十字會頒發的「香港人道年獎2013」後,這艘小船又繼續破浪前進。右手食指指向上、嘴巴緊閉,再指向下、嘴巴張開,手語的意思是:出發!




本文摘自2013年5月26日《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