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免費換領券
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及早規劃升學路 迎接STEM風潮
赴美升學 體驗近年全球熱捧STEM教育
提早赴英學STEM 規劃理想前途
iD Tech暑期技術夏令營 今夏首次進駐香港
寶貴的一課 - 陳肇始
現代汽車冀破歐日壟斷 八成生意來自商用市場
浪漫創商機 自製喜帖 有聲有色
阿仙奴酋長球場 倫敦朝聖
海洋生物「橋頭堡主」韋念時
一切從You Tube 開始
打造「小巨肺」用心良「父」
靈巧技能 - 改善職場中的不良習慣
職場Q&A - 轉大學風險高 三思而後行
職場升呢 - 智慧城市 數據不可少
個性全面睇 - 飢餓遊戲
智富增值 - 公共年金
課程速遞
書評
推介課程總覽



MBA
MBA Programmes
PolyU Faculty of Business

碩士 More
Master of HRM
HKBU School of Business

Master of Science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
CityU School of Energy and Environment

Master of Science in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Full time/ Part tim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學士
Bachelor of Business Studies (Hons)
Kaplan Higher Education

Bachelor of Science (Honours) in Management, Bachelor of Arts (Honours) in Marketing
Lingnan Life - University of Stirling

Undergraduate programme (Psychology/ Marketing/ Management /Financial Management)
Upper Iowa University

其他
PMP/ CIMP/ PMI-ACP
Informatics

Vocational English Programme (VEP)
VTC - VLPO

全方位IELTS備試班
Wall Street English

海外升學 More
滙業財經集團 - 英國教育及投資講座
Delta Asia Financial Group

全方位教育培訓服務
Consilium Education

美國升學服務
LITZ USA Student Service

人會為失戀、為啖氣而哭泣,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陳肇始,則為了一條醫改草案而落淚。作為醫護專家,她深知醫委會改革方案對病人有利,然而現實不是道理在你這一邊,事情就會順利進行;方案最後被政治鬧劇拉倒,她上了很好的一課。落淚過後,她也得再打硬仗。

有淚無慮
特首「跑馬仔」開鑼,管治班子去留成為焦點。上司高永文未決定是否留任,陳肇始亦未置可否,但明言即使在任何崗位,仍會繼續忙碌。不怕熱廚房太熱?她從容不逼說:「唔熱,只係好多問題要處理。」

議事庭上,縱有伶牙俐齒也難敵變幻莫測的政治氣候,正如小時候的她愛與母親駁嘴,往往輸多贏少,「不過點都好,一定要發表自己的看法。」與母親頂嘴敗陣無所謂,但政策性辯論,輸的不光是面子,而是社會利益,教她如何能不據理力爭?

女人再強,也有淚灑人前的時候。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陳肇始就曾被傳媒拍下落淚一幕。為的,是工作,是本來勝算在握的醫委會改革,最後無法通過。「又係咩咗啲嘅。」事隔很久,她說回此事,尷尬認失態,卻仍意難平。

不忿,是她覺得醫委會改革對病人有利,她和成個食衞局做了大量游說工作,「初初議員給我們的訊息是不反對。」她坦言,最初局方頗有信心草案能通過,沒料議員的取態可以隨時大逆轉。

政治一日都嫌長,橫?殺出一個蔡堅借勢攞政治本錢,又有醫學界製造輿論指方案一旦通過,會大量引入內地醫生,加上當時猛吹「ABC」之風,弱勢政府,難以招架,原本企在病人一方的泛民逐漸轉軚;眼見社會因為泛政治化,道理變歪理而一事難成,她才這麼激動。玩政治,也會被政治玩,不是一腔熱血就能成事。事過境遷,她也得再上路。立法會換屆後,醫委會改革方案重上議事堂,她要再打一場硬仗。

實事求是
陳肇始在官場中是務實派,站在有星味的高永文局長旁邊,更顯得她不搶風頭。 四年多前加入政府做食衞局副局長,有傳是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力薦的,曾有港大中人話見過他倆密密斟,是面授機宜?其實陳肇始在業界的資歷和江湖地位比梁卓偉更高;護士出身的她,七十年代在瑪麗醫院做學護,從低做起,之後在大學從事學術研究,曾任港大李嘉誠醫學院外務助理院長和護理學系研究總監,也是政府的控煙專家。

在護理業上,陳肇始做了很多個第一,例如一般人總以為護士只是醫生的「妹仔」,在旁執頭執尾,如此根深柢固的印象,令護士成為可有可無的角色,不時受氣,陳肇始大力改革護理課程。此外,她認為護士除了臨牀工作,其實可以在科研方面着力,讓臨牀經驗配合數據,實踐專業,所以她推動護士專科化,今日護士地位提升,她落力不少。

面對換屆,上司高永文直言未定去留,她自己如何抉擇?她不置可否,「去留唔到我定,無論如何仍會繼續工作,無論在甚麼崗位,做甚麼工作,我都會好忙,但無咩時間陪媽媽就真。」她哈哈大笑說。

人人都說政府這個「廚房」熱燙,陳肇始卻說:「唔熱,只係好多問題要處理。」為官近五年,一個又一個硬任務接踵而來,去年醫委會改革一役,當時醫學界立法會議員梁家騮瘋狂拉布,陳肇始無懼被傳媒譏為「知客」,一於脖子掛個對講機和耳機,組成四十人「狗仔隊」,長駐立法會各通道箍票。

喜愛駁嘴
曾任前綫護士,她急病人所急,變身問責官員後,制定及推銷政策成為主要職責,依然有顆醫者父母心,面對議員尖銳質詢,她不怕,皆因她「自細鍾意駁嘴。」

她出身中產家庭,在女校讀書,家教亦甚嚴,尤其母親對她諸多管束,「有好多規矩要守,邊有話可以自己出街睇戲買衫呀!」她形容,雖然兩母女樣子長得相似,但性格南轅北轍,「我比較外向,鍾意同人接觸、傾偈,媽媽基本上唔鍾意。」

這些差異,令她與母親有過不少拗撬,「但點都一定要發表自己的看法!如果她不接納,我們就會辯論,然後多數不歡而散。哈哈。」最後妥協那個多數是她,「心想,都係算啦唔拗。」她小時候學拉小提琴,母親常常說:「唔好拉!劏雞咁!」她縱然心中不悅,也辯論過,最後還是放棄。

不過,陳肇始不諱言母親對她影響深遠,「媽媽是醫生,令我從小已經對醫護工作很有興趣,揀科升學也朝着這個方向發展。」陳肇始完成護士學位後,遠赴英國修讀兒科護理,回港後就在公立醫院兒科深切治療部工作,一做七年。

單身的樂趣
03年沙士時期,對醫護界每一個人來說,都是汗水和淚水交織的沉痛歷史。陳肇始當時是港大護理系系主任,雖然不在前綫,但是憂戚與共,「每日緊貼新聞,很多病人入了ICU,我跟自己說,要是被徵召上前綫,也隨時預備好出山。」那時,很多護士打上電台哭訴壓力多大,她作為管理層,日日幫手疏導情緒,然而03年5月首名護士劉永佳照顧病人受感染而離世,她只覺地動山搖,只是,仗還是要繼續打,「我們又立即為他成立獎學金,鼓勵學生要有無私奉獻的精神。」

還有兩年就踏入六十歲的陳肇始至今仍是單身,但她享受一個人生活,每日穿戴光鮮的工作,公餘會去健身。記者提及婚姻狀況,她就慨歎香港陰盛陽衰,求學時期身邊多數是女同學,「現在好些了,二百個入面有五十個是男生,不過都唔係淨係靠返學識男仔嘅。」她拿出年輕時的照片給記者看,說:「你看我後生,都幾靚㗎。」然而,陳肇始似乎都嫁給工作了,一周幾乎做足七天的她,邊有時間吖?

肇始而有備
天生工作狂,但陳肇始亦愛好畫畫和造陶瓷。她坦言,自從加入港大工作後,已甚少「開壇」畫水墨畫,「一畫就至少半日,邊有時間?」她直言,離開學院加入政府後工作更忙,即使周末也要出席各種活動,「例如病人團體講器官捐贈,我哋都要去打氣。」眾多不同類型的水墨畫中,陳肇始獨愛花鳥畫,「因為對初學者來說較易畫嘛。」訪問當日,她特地帶來一幅早期的畫作,一拿出來即謙稱畫得唔好,「拆咗(畫框)你就知麻麻」。她指着畫上的雀仔說,「雀仔唔易畫,色墨同水的比例好講究。」講起她又忍不住端詳一番。

被問及政府換屆後會否多些時間重拾興趣,她笑言,「可能要等退休先得,至少不用天天趕着去不同地方。」她解釋,畫畫的心情至為重要,「雖然同樣忙,反而做前綫護士更有心情畫畫。」未知副局長言下之意是否打算重回醫護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