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假如你有三萬元⋯⋯修讀自資學位 機不可失
尖子魔術師 陳美齡
訴說家傭故事 攝影師找回「真相」
旅遊達人孖家姐 打造「港味」大排檔
漫畫家姜智傑 創作意念源自兒子
挑戰祼飛任務
投身人力資源行業 工作經驗尤其重要
獨腳戲
電動車的前景
數碼化轉型 是唯一出路
書評
推介課程總覽



碩士
Master of Arts in Marketing & Innovation (Top-up)
Douglas Business School

學士
文憑、專業文憑、副學士及自資學士學位課程
Cartias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社會發展研究(榮譽)社會科學學士(社會創新與環境)
港專

數據科學及商業智能學 (榮譽)理學士課程
Hang Seng Management College

高級文憑
幼兒教育高級文憑課程
OUHK LiPACE

設計學高級文憑課程
Cartias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文憑 More
Diploma in Graphic Designwith PS & AI
Welkin Computer Training

PMP/ PMI-ACP
informatics

夜間兼讀課程
VTC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ERB「人才發展計劃」就業掛鈎課程
港九勞工社團聯會

其他
DSE 備試班及IELTS 重點課程
Wall Street English

免費專業模擬面試
English Town

海外升學 More
2+2大學計劃
Andrews University

工商管理學及心理學學士學位課程
Upper Iowa University

心理學學士學位課程簡介
Upper Iowa University

起步
他的攝影人生,由一名十四歲患小兒麻痹症的印度女孩開始。他十三歲赴英國讀書,大學轉過三個學系,由讀化學工程,改讀心理,再轉攻醫護,畢業後走到印度南部清奈工作,更與友人創立Prema Vasam 收容所,收容當地傷健兒童,「我第一個幫助的是十四歲患小兒麻痹症的女孩,她很聰明,卻不能讀書,於是四出幫她籌款,現在她已三十多歲,且碩士畢業了。」

他帶着小朋友的相片,四出募捐,首六個月已籌得五百美元,足夠照顧收容所內二十多名小朋友,「我同時做了很多資料搜集,開始參觀不同的收容所,因為收容所普遍缺人,所以見到很多自閉症小朋友被綁起手腳,於是我第一次拿起相機,逐一拍下。」那輯相開啟他新聞攝影之路,也讓他聲名大噪,開始受僱於歐洲不同機構,請他拍攝新聞真相。

第一件事是04 年12 月26 日發生的南亞海嘯,波及他所工作的印度,他憶說,「那天我答應了媽媽回英國過聖誕,所以剛好不在當地,我在電視看到那麼多人死亡,我沒有同情,只是嬲自己為何不在當地影相。」這種心態令他開始質疑自己。

麻木
來到05年年中,有瑞典機構請他拍攝印度殺嬰題材,他走到當地出名殺嬰的小鎮,找到曾經殺嬰的父親,並展開訪問。「那名父親跟我說自己殺了七名女兒,在印度,嫁女要付男家很多錢,他因為不想一世爭人錢,於是選擇殺嬰。」訪問當刻,那名父親旁邊坐着妻子、大女、二女、兒子及三名孫兒,他說來平淡,彷彿殺嬰屬平常事。

但最令他感羞愧的,是自己當時的反應,一心只想如何去拍攝,「我問他如何殺,他說把生米倒入女嬰口?,把她們噎死,我立刻想到要影米缸,開口要求他讓我拍攝⋯⋯」回家後他輾轉反側,反思這三年在印度所拍下的所謂「真相」,「我希望通過新聞攝影令世界見到真相,但這三年來我究竟見過甚麼真相?我在印度語言不通,拍的東西也只不過出自我的狹隘角度,能代表印度的實況嗎?」就算他之後回到英國進修紀實攝影碩士,最後他也決定離開新聞攝影行業,自此只拍攝自己最能掌握的範疇,「我不如講自己、說回自己屋企,才最接近真相。」

相中自有顏如玉
從小照顧他成長的媽姐麥顏玉,成為他其中一位靈感女神。顏姐交給他三張證件相,他轉過頭來為顏姐辦了一個攝影展,作品有歷史、有故事,也有主僕情。顏姐目不識丁,四十年代初在鄉下買了三本紅皮書(三字經、千字文及幼學詩),並走到祠堂向老師交學費,卻因父親重男輕女,把書本及讀書機會轉交弟弟。及後父母逼顏姐嫁人,她一怒下梳起不嫁,再跑到香港做媽姐。到了五十年代,內地大饑荒,她雖身在香港,卻一手養活內地十張嘴。

「她不時帶物資返鄉下,那年中山不准人帶生米過關,於是顏姐便去灣仔酒樓儲飯焦,帶回鄉下。又因為當年布料由內地政府配給,家人無衫着,於是顏姐又買四碼布做褲、五碼布做袋,車綫時故意車鬆一點,一回鄉便立刻拆綫做衫給家人。八十年代侄仔在內地起廠,她也把辛苦儲下的五萬元雙手奉上。」在唐景鋒眼中,這位身高不足五呎的八十六歲婆婆是香港最早期的女強人,不止照顧他長大,更用一對手養活一家十口。

唐景鋒找遍家中相簿,顏姐總是配角般出現在相中一隅,為了令她成為主角,唐景鋒把顏姐現時擁有的紅雙喜碗、枕頭、衣物等個人物件,拍成照片,用來掩蓋舊照中的「閒雜人等」,讓顏姐做回主角。他又把飯焦沾了墨水,印在十幅書卷上。顏姐的一雙手,其實就是她的學識。但顏姐活到今天,最後悔還是自己一字不識。唐景鋒說,顏姐買的三本紅皮書早就不見了,「我現在最想找回四十年代的紅皮書,把它重新交回顏姐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