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黃遠輝愛讀書 由文員攀升至銀行董事
活到老學到老 謝偉俊當議員學議事規則
醉心英語學習 十年創作 博學詩人揚威國際
逆境進修MBA 打工仔化困境為動力
工商管理碩士課程 (MBA) 一覽
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課程 (EMBA) 一覽
工商管理博士課程 (DBA) 一覽
各項獎學金一覽
課程推介
推介課程總覽



  More
ACT/SAT/GMAT/TOEFL/SSAT Seminars
The Princeton Review Hong Kong

BA (Hons) in Accounting & Finance
University of Greenwich & ABRS Professional Learning Services

Bachelor of Business
CUHK - School of Continuing & Professional Studies

黃遠輝的進修過程,沒有精彩動人的地方,只有用功、用功、再用功。上司不滿意工作質量,他選擇將勤補拙,趁下班後翻閱前人案例,學習別人精彩獨到之處。旅行巧遇外國記者,愧疚外國人說普通話比自己出色,於是將漢語大詞典,由頭至尾讀一遍。幾十年前的努力,原來有助將來工作。

即使工作再忙,也會盡量抽時間進修。不單單學習前人智慧,也努力鍛鍊身體,每星期的農耕工作,令他學會珍惜每一寸土地的資源。自言沒有遠大目標,卻時刻提醒自己︰「每天要活得有價值,今天要活得比昨天精彩,每一年都在進步及前進。」


平凡的童年 夢想當警察
兒時想為人民服務,曾到電視台做幕後工作。
中學成績並不出眾,逐步進修晉身銀行要員。

曾於電視台當幕後工作
作為中國工商銀行(亞洲)董事暨副總經理的黃遠輝坦言,現時的工作並非兒時的夢想。「那時我大概想做警察,為人民服務,但家人反對我『當差』。中學時曾擔任話劇導演,又想過長大後投身影視界。」

「畢業後,我的確曾到無?電視台工作,負責為《歡樂今宵》作幕後收音,日復日拿?大咪收音的工作實在太沉悶,又擔心將來生活,於是轉行到船務公司做文員。」黃遠輝笑言,大概以前看了很多警匪片,又受電影《占士邦》、《賓墟》等影響,所以曾想過投身電影業。

「後來在船務公司的海員部工作,船隻到港後在浮泡停泊,我便要與同事上船為船員申辦證件。主管指香港的小型公司沒有發展空間,建議我轉往較大規模的公司發展,並替我寫推薦信。第一間聘請我的是渣打銀行,於是就開始在銀行工作。」直至2004年,黃遠輝轉職至中國工商銀行 ( 亞洲 )有限公司,已在銀行業工作逾35年。

中學時為家計穿膠花
黃遠輝指中學時成績並不出眾,每每放學後就跑去踢足球。「我是『波牛』,下午3時放學,我就去踢波3小時,至6時左右才回家。回家有時候會幫忙穿膠花、穿火牛。」

中五畢業的他,後來憑?努力,一邊工作一邊進修,不但完成澳洲麥加里大學 ( Macquarie University ) 應用金融學碩士課程,更由普通文員,逐步晉升至進入銀行董事局,為銀行的發展出謀獻策。


勇於學習 挑戰自己
喜歡解決工作中的奇難雜症,因為這是學習過程。
汗顏外國人操流利普通話,發奮研習終有意外收穫。

遇嚴格上司自發進修
黃遠輝1974年加入渣打銀行,76年調往出口部,協助處理客戶問題,需要撰寫大量草擬文案,再讓同事打字發出。「最初我手寫一份草案讓主管看,回覆是一個大『交叉』加『Rewrite』,當時我感到很受傷害。於是我待別人下班後,翻看以往案例,見到好的用字就影印下來,累積成為自己的秘笈,包括不同程度的回應方式,讓我撰寫時可以作為參考。」大概過了兩年,上司不用先看他的草案再打字,而是先拿去打字才再核准。

他說,為興趣而讀書及工作當然最好,但更應該嘗試在工作中尋找樂趣。「有同事不喜歡做非相關的事,我就最喜歡遇到奇難雜症,因為這是學習過程,喜歡工作的人應該願意面對挑戰。」當世界面對金融海嘯衝擊時,黃遠輝鼓勵員工應制定長遠的工作目標,朝目標努力邁進。

外國人激發學習普通話
1981年,黃遠輝到內蒙古旅行,巧遇美國記者來華採訪,激發起他學習普通話的決心。「我們一班香港人換上蒙古勇士袍,剛好遇上到訪中國的美國採訪隊伍,他們以為我們是當地人,用普通話與我們溝通,我們卻以英語回應。」黃遠輝覺得很慚愧,於是開始認真學習普通話,並且將《當代漢語詞典》由頭到尾看一遍,以「讀字典」的方式學習。

「當時沒有想過學習普通話有沒有用。但2001年被派駐上海時,很多時候被邀請『講幾句』。20年前沒有想過會到內地工作,也沒有預計日後會流行講普通話,只是知恥近乎勇。」在現今電腦化的年代,因為熟悉普通話拼音,黃遠輝更會以拼音輸入法打中文字,這也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裝備自我 放眼未來
進修可以擴闊眼光,每個人都應不斷自我提升。
善用分秒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任何時候都該進修
1996年他仍在渣打工作時,建議管理層讓員工學習普通話。「當時管理層只有我一名中國人,於是我就擔任普通話主席,並且製作了兩本課本,以及請專人教授與銀行業務相關的對答,大概訓練了1,000人。我不知道這班同事是否滿意,又或如何評價該訓練,但我想他們現在會覺得所學的有用。」

「在職進修,可以擴闊眼光,多看看工作以外的事情。雖然我們不知道將來的轉變,但每個人都應不斷學習,打穩知識的根基。正如拍攝照片,即使從菲林急速轉為數碼化,但光圈、快門等基礎知識,也沒有太大變更。」

銀行界的變化也實在不少︰「最初銀行是使用手動計算機,向前翻為『+』,向後為『-』,後來又有能夠印紙的計算機,再到以液晶體顯示的款式。自動化是銀行業發展的一大進程。」黃遠輝說,銀行發展日趨人性化,如重視員工的培訓,及因應客戶的需要提供服務等,都在持續進步中。

善用時間人人一樣
如何分配時間?黃遠輝的理解很精確︰「每個人擁有的時間都一樣,日出日落都一樣,工作時間多少、休息時間多少,完全可以好好控制。工作再忙,也能抽空做自己喜歡的事,如看書、做運動等。」

他堅持逢星期三打羽毛球、星期六打高爾夫球、星期日耕田,就是為了享受野外活動、享受出汗帶來的快樂。


知識源自興趣
短短的考古課,卻難得學到前人的智慧。
中國文化源遠流長,該花時間細意鑽研。

上香港唯一考古班
黃遠輝對中國文化滿懷感情,包括喜歡中國茶、麵食、詩詞及名畫等,更曾打算學習中醫。機緣巧合下,無意間報讀了考古學。「原想報讀中醫課程,但朋友說執業資格可能不被承認,6年兼讀時間會變得毫無意義。後來無意間發現中大專業進修學院 (前身為中大校外進修學院)與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合辦課程,並邀請北京的教授任教,於是便報讀考古班。」

「班?40位同學,有大學畢業生、校長、古玩商人、科技從業員及銀行業行家。後來第2年因收生不足而停辦,於是我們成為香港唯一上過考古班的學生。」

「我們只是每星期上幾小時課,就能學到教授10多年的經驗。其中一名女教授,在西安擔任發掘長安城的工作達14年,許多細節問題,都能清晰解答。」雖然上課時間短暫,卻能學到博大精深的知識,黃遠輝覺得非常難得。

考古展現前人智慧
比較中、西方的青銅文化,最特別的可算是中國的「鼎」。「雖然中、西方社會都會將青銅器運用於生活上,但中國古代社會卻以鑄鼎為『禮器』。鼎不是普通人可用,只有天子才可用來祭祀。」 黃遠輝解釋。古時陪葬還會按身分等級,安排鼎的數目。

「大禹治水成功,於是收天下金鑄成九個鼎,『一言九鼎』其實包含中原的意思。『人聲鼎沸』則是由祭祀時的熱鬧氣氛而來。」黃遠輝指出,即使墓葬也有學問,原來由於古人對死亡不理解,才會有陪葬品的出現。


農耕習慣 體會良多
堅持假日耕田種植,享受辛苦換來的收成。
今天活出價值,時刻保持進步。

耕田體驗人生
每逢星期日黃遠輝也會到粉嶺耕田,過一日綠色生活。「大概有10年時間,與農友在流水響租田耕作。雖然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但也要看天氣變化。冬天時蘿蔔、菜類當造,夏天則是瓜類季節,今年多刮颱風,種不出好冬瓜。」

「前年農曆新年前夕,我們種出10個葉子長得茂盛的椰菜,於是收割帶回家,包裝後在團拜時送予朋友,成為很有心思的賀禮。」黃遠輝指出,夏天翻土時會出汗,促進新陳代謝,不出汗時反而會容易感到疲倦。

他續稱︰「城市人不懂得珍惜,耕田的確能夠體驗農民生活,學會珍惜每一寸土地的資源。」

也無風雨也無情
黃遠輝愛中國文學,如李清照《聲聲慢》:「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他分享道:「以前讀過《中國文學欣賞舉隅》,很喜歡中國詩詞,柳永、李旭、李清照及蘇軾等都是喜歡的文學人物。最欣賞《定風波》中『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的豁達。」

當年離開上海回港工作,同事特別於紙扇書寫《定風波》送贈,紀念意義不言而喻。

每天活得有價值
從電視台收音員,到銀行界要員,黃遠輝自言目標並非遠大:「第一,每天要過得有價值,今天要活得比昨天精彩;第二,每年都在進步及前進。」

「2008年投資市場大倒退,作為金融業從業員,經歷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見證它的構成,警惕自己不能低估企業倒閉帶來的影響。現在經濟還未到最壞的時候,但人生總會有高有低,我會以平常心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