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業精於勤 34歲 退而善心不休
德國人在亞洲 到處涉獵 學習機會雙手創
從專業人士到管理者 八項基本管理技能
推介課程總覽



  More
Advanced Dip in Computing & IS
ABRS

Advanced Dip in Computing & IS
ABRS (3)

BA (Hons) Applied Business
City U SCOPE (BA Applied Business)

人生「三十而立」,大部分人還處於工作的搏殺奮鬥期,黃元山卻選擇從投資銀行要職退下來,一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當發現成績不如人時,他選擇每天溫習至午夜,別人放假時吃喝玩樂,他就善用寶貴的時光,每天溫習13、14個小時。

縱使音樂天分不及別人,手指頭也磨損了,但他仍堅持每天練習小提琴,於是成功考獲8級程度。預科時他還從較為人重視的理科,轉學較冷門的英國文學,成績一樣出眾,及後更遠赴美國芝加哥大學唸經濟。

當他發現英語水平不如美國同學時,便花時間備課及閱讀。

經過千挑萬選,他進入雷曼兄弟公司工作,卻不甘於只被視作公司的速遞員,於是趁下班時間鑽研工作,又找機會向老闆提問。當事業攀升至亞太區董事總經理的高峰時,他卻選擇歸於平淡,擔任講師、出版著作、撰寫專欄及參與慈善工作。

成功的定義有許多,但總離不開「勤力」兩字。


謙厚好學 成就金融才俊
考入名校卻遇挫折,英文成績幾近最差。
自知天分不及別人高,每天花長時間溫習。

出身屋邨小學 報考名校
歷任投資銀行要職的黃元山,雖然讀屋邨小學,但卻以入讀名牌中學做目標。「升中派位時,我以第5志願入讀英華書院,但當時再報考聖保羅男女中學,卻不成功,中二時再考一次才考入。」

「入學試並不容易,要考中、英、數及科學。記得科學是考顯微鏡20個組件的英文名稱,我只懂『Lens』一字,居然能成功入讀,大概是因為報考中二的人數較少。」黃元山道。

英文不及格 痛定思痛
新的學習環境,為黃元山帶來不少衝擊。「在派發英文科作文成績時,老師叫了我出去,我滿心歡喜,以為自己很厲害,卻原來因為過多錯字及用錯文法,結果不及格。那時學校評分是採用減分制,由100分開始,有錯便減,因此我不及格。」

「當時我可算是全班英文成績較差的幾位,全班30人,我英文科排名20以外,我只好拼命背誦生字及多閱讀英文書。記得有位成績並不出眾的女同學,每次上歷史課時,都已經將前一課的內容熟背如流,我卻仍在翻查『Noble』的意思。」

為了追趕同學的水平,黃元山加倍努力學習。「我沒有別人的數學天分,只好每晚做兩小時的數學練習。每逢週末或假期,我用13、14個小時背書及溫習,每晚最少至午夜才入睡。」 於是,中三那年他所有科目都考第一,只有英文科例外。

中學時期的學習經歷,讓黃元山學會謙虛的重要性,這也許就是他從普通分析員,攀升至雷曼兄弟公司、瑞士銀行及蘇格蘭皇家銀行要職的關鍵。去年,他離任蘇格蘭皇家銀行亞太區董事總經理一職,結束11年多的投資銀行生涯,並開始投入慈善工作、出版書籍及自行創業。


堅持達到目標 不談輸贏
忍痛練習小提琴,為求盡力做好。
除了盡力而為外,還應學習謙虛,享受學習過程。

忍痛用功求進步
黃元山用心學習的態度,不單反映在學業成績,也反映在他那達到8級水平的小提琴造詣上。「學校規定每個學生都要學樂器,但我實在沒有音樂天分,唯有拼命練習。手指頭因按動弦線而被磨損,我便貼兩層膠布,忍着痛楚繼續練習。既然學校有要求,我便要盡力做好。」

「我身邊的同學都很厲害,擁有天賦才能,思考及計算都很迅速。我沒有他們那種天分,只是一心想把事情做好,唯有天天操練。」黃元山指出,讀書和拉小提琴均沒有秘訣,只有逼自己用功,進步才會較快。

重視學習過程
雖然他成功從作文不及格,進步神速至考試每科都名列前茅,但他心底裡卻產生出莫名的空虛感。「在最成功的時候,空虛的感覺最強烈。即使贏了所有人又如何呢?就像人生失去了目標,不知所為何事,那種感覺至今仍然深刻。」

後來他有了宗教信仰,隨即有了新的體會,明白到學習的過程比成績更為重要。「我喜歡打籃球,小時候喜歡入球、喜歡贏的感覺;現在雖然也想贏,但即使輸了也覺得好玩,最重要是開心。」

「我現在間中會回母校作輔導工作,與學弟學妹們作分享。有同學因為成績不夠好,感到不開心。我告訴他們,要放開一點,世界很大,每個人的貢獻都可以很大。只擁有小聰明,也不代表就是贏家。」除了盡力而為外,還應學習謙虛,享受學習過程,這是黃元山進修學習的秘訣。


熱愛學習 興趣決定一切
轉修文科後,成績同樣突出。
赴美求學,察覺不足而加倍努力。

由理轉文 成績仍彪炳
一直到會考,黃元山均唸理科,成績出眾,預科時卻突然轉修文科,一切皆為興趣。「應考附加數學時,我答題答到最後一秒才完成,但有同學卻說題目淺易,還只用了一半時間完成。雖然我也拿了『A』,但反映我對數字的觸覺,的確不及別人敏感,再加上這方面也不是我的興趣所在,最後便決定轉修文科。」

「我從小便愛閱讀,無論是現今的作家如金庸、倪匡等作品;還是古代文學作品《三國演義》等我都愛看。選讀英國文學可以閱讀大量書籍,再加上修讀生物時又怕見血,所以我便決定轉讀文科,也算是開創轉科的先河。」雖然學習方向改變了,但黃元山的成績卻未受影響,英國文學一科也是班內的前5名,後來更直接獲美國芝加哥大學取錄,主修經濟。

赴美求學 多閱讀英文書
芝加哥大學的經濟系相當著名,黃元山就受教於4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門下。他遠赴美國升學,不單是第一次乘搭飛機,也為他帶來新的體驗及衝擊。「老師第一課講政治思想,談及美國政治制度如何逐步演變成今天的共和國(Republic)。美國同學高中時便已有所涉獵,能積極參與討論,我卻連用英文談話都不夠信心,之後唯有提早在上課前準備講詞。」

「感到挫折是肯定的,因為用語及表達方面,都與同學相距甚遠,但我又沒有不開心,只是知道需要提升,包括談吐、用語、內涵、人性及靈性等方面。由於在美國較少社交生活,我更能專注學習,於是多閱讀英文書提升自己。」

攻讀東亞研究碩士課程
經濟系畢業後,黃元山未有即時投入社會工作,而是跑去耶魯大學修讀東亞研究碩士課程。「要找工作並無難度,但我喜歡讀書學習,於是多讀一年碩士課程。在東亞研究課程所學的與我以往所學的很不一樣,譬如在南中國的城市,會透過儀式建立身分認同。這雖然對工作未必有直接幫助,但可以有很重大的意義。人大了,較注重身分認同的問題,因此課程所授的社會用語和思考模式,都帶給我很大啟發。」

黃元山坦言,進修未必一定對事業發展有幫助,但最少要讓人多作思考。就如他後來修讀神學文憑課程一樣,「我認為學習課程的核心價值,釐清簡單的教義便足夠了,不必執着哪一章哪一節。」


主動學習 事業平步青雲
加入投資銀行,努力自學,爭取發展機會。
放工後翻看文件作思考,伺機徵求老闆意見。

投資銀行尋出路
與不少初出茅蘆的大學生一樣,黃元山選擇加入投資銀行,只是「人入我入」,並沒有特別原因。「當時我不知道投資銀行是甚麼,又沒有實習的背景,只是因為別人申請,我又跟着做。面試時,考官都愛問選擇加入投資銀行的原因,大家都沒有經驗,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但當中必須顯示個人希望學習的心態。」

對他而言,工作是接觸社會的平台,如工作時待人處事,與客戶及上司溝通等。這就像一場球賽,隊友應該在相若的水平下,比賽才可以順暢進行。

自學爭取發展機會
在競爭激烈的投資銀行裡,黃元山也一樣傾盡讀書時的拼勁及努力,最後終能突圍而出。「投資銀行每年請60人,兩年後卻只剩下30人。因為大家都在忙着工作,新人根本沒有機會討教,只有靠自己努力及把握機會。於是我便趁上洗手間或等候升降機時,向董事總經理請教。」

「剛開始工作的幾個月,我只是負責速遞工作,只是按上司吩咐,將文件送往會計部。在這種情況下,只好靠自學,下班時詳細參閱文件,思考老闆作決定的原因,以及建立數學模型等。平常工作並沒有時間詢問,直屬上司又會提防自己較他們優秀,只好繞過上司,直接與董事總經理談。」

詢問及表達也講求技巧,黃元山說︰「不要隨便問『What』及『Why』的問題,應該問『How』或者『Which one is better?』,並且要懂得在適當時機提出問題,這點相當重要。」

黃元山先後在雷曼兄弟的紐約總部和倫敦分行工作,前後7年,離職時已晉升至副總裁。當去年底全球金融海嘯爆發時,他也成為傳媒爭相追訪的對象,因為雷曼兄弟的第一代抵押債務證券產品,正是由他及其他3位同事合作設計。


身體力行捐版稅
擁有豐富經驗,志在擔任客觀分析的評論員。
捐版稅予慈善機構,身體力行。

客觀分析為目標
今年34歲的黃元山,雖然年紀輕輕,卻見盡投資銀行的興衰。基於豐富的工作背景,黃元山自然被邀約擔任金融評論員,但他卻以客觀分析作為目標。「我既沒有投資,也沒有任職金融機構,所以可以分享意見。我對歐美金融界有自己的看法,未必一定正確,但會嘗試客觀思考,不會隨便作評論。」

除了擔任金融評論員外,黃元山還擔任香港中文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社會科學碩士課程兼任講師,以及在多個媒體撰寫專欄文章。

著作版稅捐助慈善機構
今天初,黃元山將個人在投資銀行的經驗,寫成《槓桿漩渦 —— 一個i-banker的自白》一書,分享他的經歷及心得,更將著作所得版稅捐助慈善機構。「我認識『屯門城市睦福』這個組織,他們為木屋區的貧困戶工作,同時也設有臨時收容所,為貧困家庭提供援手。他們不足的只是資金,我了解及認同他們的工作,亦曾幫忙擔任義工,所以將著作版稅捐給他們。」

由於擔任義工的關係,黃元山認識了證券行的老闆,對方邀請他主辦投資講座,收益也捐作慈善用途。

花時間做義務工作
黃元山身體力行,投入義務工作,還包括為更新人士提供工作機會。「我在一本財經雜誌的專欄內,特別騰出版位,讓更新人士展現繪畫才華。他們許多都很有天分,但卻無人聘用,因此希望能夠藉着專欄版位讓他們發揮才能,同時也讓他們賺取稿費。」

「雖然稿費並不算多,但他們已很有滿足感。以前他們的兒子會向老師說父親無業,但現在卻可以說爸爸是專欄畫家。」縱使擁有令別人羨慕的背景,但黃元山仍身體力行支援別人,似乎更勝過家財萬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