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免費換領券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更生正生
劇情需要 - 劉夢熊
城邦自治先驅者 - 陳雲
遊入戲棚 人神共樂
工廈餐廳引入澳洲風味菜
家書繫親情 - 屈穎妍
世遺古村 西遞 徽建築典範
職場Q&A :學習溝通與時並進
智富增值:房地產是投資抑或是居所?
靈巧技能:職場內人際相處之道
職場升呢:網上的伯樂與千里馬
個性全面睇:辦公室戀情(一)
寫網誌有錢途 人氣Blogger授秘技
院校日誌
課程速遞
推介課程總覽



博士
Doctor of Education
The Hong Kong Management Association (HKMA)

MBA
Brad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anagement MBA
RDI Ltd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Hopkins

MSc in Business Management (MScBM)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碩士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Management

Master of Science in Technology Management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學士 More
BA (Hons) Applied Social Science
City U SCOPE

BA (Hons) Business Enterprises (Final Year)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BA (Hons) Business Studies / Marketing
ABRS Higher Education

副學士
Pre-Associate Degree / Associate Degree / Higher Diploma / Diploma
The Community College at Lingnan University

文憑
Edexcel BTEC Level 5 HND Diploma in Business (QCF)
MacGregor Business School

Professional Diploma in Tourism and Hotel Management
OUHK LiPACE

商業及管理/工程科文憑課程
EF International Language Centers

其他 More
Efekta真英語敎學法
Englishtown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

LCCI 初、中、高級會計課程
Hong Kong School of Commerce

身邊有朋友稱陳雲為教主,笑指他城邦教如同白蓮教,一群忠誠信徒對他的自治論趨之若鶩,靜候世界毀滅,堅信終到達當家作主的願景;有的不客氣甚至笑稱他為傻佬,指他大放厥詞,終日高舉中共仆街、城邦自治的鬼話,瞎眼看不清政治現實。然而,與陳雲聊天,你決不會當他是傻佬,但他的確有教主的風範:彷彿擁抱時代的真理、高舉旗幟,蠢蠢欲動想帶動一場變革,他理據充分、立場堅定、理性至上。他自有他獨特的權威姿態,甚至你認為他才是看清楚政治現實的一人。

「我是被迫出手。」陳雲坦白表示:「我有遲疑過,因為一出手就得一直領導着城邦自治的理論,這樣很辛苦。」特別他早預計一出手,將遭受香港民主派、社運人士、左翼、社福界大肆攻擊。

他憶述,第一次在2011年5月城大香港地理學會舉行的珠三角規劃研討會上出手。「越來越多雙非人湧進香港,政黨沒有反應,任由私立醫院賺錢,新移民與港人爭飯碗,低下階層越來越難找工作,貧窮人口會不斷增加,加上珠三角規劃問題嚴峻,一旦將邊境區取消,將香港的市區觀念變成廣州深圳的附屬體,香港的格局就會破了,這叫破局,唔出手就瓜得。」陳雲表明,讀者叫他出手,準確而言,是他寫的文章令讀者叫他出手。

陳雲寫評論文章已有十年年資,「當初寫評論文章,為了做大眾政治啟蒙與教育工作,匆匆寫一次半次的專欄無法做到效果,同一個題目要寫夠三四年,才發揮功效,例如文化保
育、舊區重建、文化政策等題目。」他表示十年來,其文章思路沒有太大改變,只是近年探討香港民主政治的鬥爭進路,解救由政府引致的災難性局面,並寫下了香港城邦自治,建構未來的想法。「我對政府沒有希望,只對香港人有希望。」

中共末日想像圖 香港仲有得救!
半年前,陳雲預言香港於五、六年內必定暴動。今天,他沒有重提預言,因為他認為香港仲有希望,這次輪到中共政權隨時覆亡,陳雲叫其他人別理會中國生死存亡:「這簡直是一個垃圾國家!因為輸送利益比美國才得苟存,整個改革開放根本是賣國行動,將中國貨賤價賣給世界各地,容許外資賺更多錢,變相是壓擠本地的勞動力和資本,賺到的錢又不投資教育與福利,卻用來買美國的債券,支持發行美鈔,換取美國的估息。正一契弟!即使整個中國俾我統治都不要,這地方已經無得救。」

陳雲指出,幾十年來,除了林彪刺殺毛澤東,中國發生過軍事叛變外,從沒發生過軍事叛變,加上近年賣地頻繁,出動最後一著,現明顯為殘局,政權必定會倒下。「中共官員自己知道內部什麼狀況,你看高幹子女七成已入美國藉,九成孫一代為美國藉,即將上任的習近平,除他以外,他的家人都持美國護照,全世界找不到一個國家的領袖是這樣,多麼可恥和可悲!」

陳雲認為,現在,香港已作為中國大陸的財富寄存中心,幫中國轉移財富、上市、買車逃稅等,這種代理的角色遲早玩完,因為大陸隨時會經濟停滯崩潰,政權分裂,代理中國業務這單一的角色危機潛藏,香港一旦失去其資金來源,七百萬人無法生存,故此必須以城邦的姿態平衡利益,停止商家政府勾結、擠盡這城市的生命力,要將那些錢放回民生上,整頓福利,照顧低下階層,這樣,香港都仲有得救!

反共先驅陳雲 寧願土共執政
候任特首梁振英被懷疑為地下黨員,上台後大家都對其紅色背景有所畏懼,但反共先驅陳雲卻認為是好的轉變,至少先平衡過去官商勾結的僵化局面。「以前那班資本家話知你死,每一個都持美國、加拿大護照,沒有家園意識不會為這裡著想,賺盡拍拍屁股走人,剩下的人怎麼辦?我寧願土共執政,江山是他們的,搞壞對自己無好處,雖然必定不會像從前殖民政府般照顧低下階層,但至少不被仆街政府與財團迫死班窮人。」

陳雲逢挑戰政權,都必返回他的核心思量:社會民生與窮人生計。九七後人口不斷增長,他眼見過去弱勢政府連一間公立醫院和一所新大學都沒有蓋過,更任由領匯私有化公屋商場。「我以前做開研究過公共政策,計算到政策後果與負擔,但曾蔭權麻木極了,政府
官員無力感重,選擇坐以待斃,香港人只有死做爛做的份。」

新特首上台,民間應對策略需要轉變嗎?「民間不要逢梁振英必反,做得好就支持,必要時要求他做多多。所以,大家繼續走出來抗爭,迫他們做對民生有益的野。不要只做雞毛蒜皮,開大張支票,例如起公屋要附帶好多條款、商場必須由政府蓋,以平租和領匯頂過。」他預視其局面將是新的殖民主義──中國式的殖民主義。

現實學者 不空談普世價值
自agnes b. café的餐牌上出現了簡體字版,曾志豪與陳雲在報章上與面書連場筆戰,大談正簡字之爭。問及近日他與其他知識份子的爭辯,大概陳雲有點累,閉著雙目,夢囈似地回應:「傻人才撐殘體字,連大陸人也想擺脫殘體字。那些左翼知識份子,從前英國殖民政府培養下一班舒服的反對派,他們只講關懷弱勢等普世價值,引導政府下放利益後,就宣佈成功爭取。」

雙非的爭議,令他最為氣結,始睜開眼睛意正辭嚴地說:「班左翼本土價值不夠強,見到窮人就說要幫,幫到自己的利益都被蠶食,損害本土利益。全世界的工會都排外,不讓外國人來本國搶飯碗,但香港的工會不反雙非、不反新移民,只抱著他們當票源,這是出賣香港。普世價值必須本土化,我們要關懷本地低下階層,而不是大陸的。如果香港有大陸般大,大陸只有香港般細就咩都得,買起佢都得。」

「另外一類『民主統一派』的知識分子,高舉中國先有民主,香港才可爭取民主。談愛國你有沒有思想準備?愛國不是口頭上的愛國,要付諸行動,到中國亂七八糟時,香港人要去當兵打仗、儲備被泵走掏空,睇香港人點算?長毛抱著中國民主大統一理論,是他的死穴。<<城邦論>>裡我講政治現實,叫大家不要發民主中國的春秋大夢,否則其民主專政體系以多數人的暴政,瓜分香港的錢和土地,香港一定玩完。」陳雲表明自已是一個講理想也講現實的知識份子,認為香港必須把握一國兩制的自治建設,保住城邦獨立的根基。

絕不妥協 反叛有理
陳雲與生俱來一股反叛氣場,遇鬼殺鬼、見佛殺佛,絕不手軟,反叛也同為八九十後年輕人的本錢,可惜稚嫩輕狂,殺起神鬼時就刀劍亂舞。

「年輕人天生就懂反極權,反社會不公義,但他們不知道事情從何而來,也不知道抗拒時該用什麼理據辯論,徹底的理性思考與辯論技巧尚未成熟。」

陳雲以香港人為之吹捧的「自由市場」作為例子,「年輕人對好多事物的價值觀不夠穩定,在自由競爭意識下,他們無法解釋為何要保障低下層的民生,也不明白為何補貼房委會的商場和街市,讓其他大店舖租不才對嗎?賤租商舖擺明違反自由市場的考慮啦。商家佬不斷地鼓吹自由競爭,他們就不敢辯論下去,阻礙了思考進程。他們不知道市場是可以分為兩塊,一塊是用來保障本地就業與創業,保護民生,坐穩這一套價值觀,才不會被意識形態牽著鼻子走。」

「年輕人絕不能妥協,認清現實,一步步做事情,對於社會一些傻的輿論和意識形態要懂得批判,徹底理性思考需要裝備足夠知識,才有了解事非黑白的本錢。例如大家都被自由市場嚇怕,卻又沒有認真地看過經濟書就被嚇怕。」

回憶起當初以「蝗蟲論」嚇退內地人的策略,陳雲臉上流露一絲勝利的喜悅:「記住,絕不妥協,你才有威嚇力。」「蝗蟲論」不過分嗎?他再次肯定:「要過份。不過份就不能
嚇怕他們,現在看到成效。」陳雲的威嚇力源自他貫徹始終的思想體系,整場訪問,他對自己的反雙非立場絕不合糊,你可以討厭他散佈歧視言論,沒有人文關懷,但實際的他回應你:「香港人別傻了,看清楚現實吧。」他那與生俱來一股反叛思路脈絡清晰,明明
瞭瞭,你動搖不了理性至上的他。

緣督以為經 順應天命
面對如此紛擾、動蕩不安的世代,問了陳雲一句,有沒有灰心挫敗?和別人互片過後如何為自己療傷?如果此刻陳雲忽然變得感性,你會覺得他不是陳雲,果然,他會將弱點收藏妥當,也用不着向外人訴苦,或者所信的「道」讓他明瞭世情:「我做事情是順勢而做,如同莊子『緣督以為經』,在兩者之間遊刃。例如我打雙非一役,眼見民怨累積,我明知道成功才去打;例如推出城邦自治理論,深知共產黨對香港的控制總會讓步,我才出手。學道讓我明瞭自然與人事變化的趨勢,你只需要介入當中做少少事,推動少少,時代巨輪就會轉動。」

陳雲十多歲修道到現在,每天打坐,並以貧道自居,他沒有出家,但求一步一步實踐「道」的精神:「你明白有些事有不會一時三刻做得成,所有事物都有生命週期,去到極點就毀滅。如果成得了事當然沾沾自喜,成了勢被別人搶去使用也沒有所謂,這些東西本來屬於宇宙,屬於大眾。眼見雙非被梁振英搶了去做,正好!那我就退出,做回自己的事。」

那未來有沒有什麼順勢卻又「激進」的計劃?陳雲神秘地回答:「有啊,到時你就知道。」陳雲又故弄玄虛,大有「你放長雙眼等睇戲」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