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以死為死
神奇女俠 - 吳文華
窮風流 - 陳葒
國產手機 超英趕美 魅族進軍香港市場
共生舞團 你我她他 天生皆舞者
慈力沒法擋 - 鮑起靜
靈巧技能:職場管理技巧鯰魚效應
職場Q&A:大學生轉校機會低
個性全面睇:休憩玩樂
智富增值:投資講回報!最佳回報是什麼?
職場升呢:平板電腦新形勢
年輕行政人員 如何掌握全球趨勢
課程速遞
推介課程總覽



MBA More
Manchester Global MBA
Manchester Business School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Hopkins Group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Management (IAM)

碩士
Master of Science / Postgraduate Diploma
Hong Kong College of Engineering

傳理學文學碩士 / 傳媒管理社會科學碩士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

深造證書
PolyU Postgraduate Programmes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學士 More
BA (Hons) Business Studies
Hong Kong Management Association

BA (Hons) in Accounting & Finance (Final Year)
ABRS Higher Education

BA Business Studies
ABRS Higher Education

其他
MBA & Postgraduate Programmes
HK MBA & Postgraduate Fair

企業管治論文比賽2012
香港特許秘書公會

陳葒就讀名校皇仁書院時已立志成為教師,畢業後如願以償,在一間Band 5學校教書。

「我無咩規矩又爛玩,容易和學生打成一片;幫學生排舞排劇,啲wet妹最鍾意。」教師總希望教名校,以學生拿A來肯定成就,陳葒卻反常一教十一年,直至○三年學校執笠,他轉到匯知中學,以三十五歲之齡坐上最年輕校長的寶座。

做校長年薪過百萬,又受人尊敬,但原來這種「幸福」並非他杯茶,「見到不少基層學生因缺乏支援而離校,做校長都無能為力,所以辭職唔做。」回復自由身,他決定開補習社,為最窮、成績最差的學生免費補習;教學、行政、總務一腳踢,他分文不收。這年多以來,連帶家人的生活質素亦下降,老婆擔起成頭家,三個仍在求學的仔女也要省吃儉用。

簡單滿足
「仔女以前到高級餐廳不見得特別開心,現在去茶餐廳食雞翼薯條卻開懷大笑;我又學做『煮夫』,慳番啲錢。」陳葒笑說。

關起一扇窗,推開另一道門,在簡單生活中盡展所能,才會幸福圓滿。刻下的陳葒,正享受着這種「窮風流」。

陳葒的「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坐落土瓜灣某工廠大廈,設施陳舊,枱櫈、書櫃,甚至冷氣機都由善長仁翁捐贈,或是別人棄置。「去年五月成立時未有辦公室,職員要到我朋友的辦公室工作,直至業主知道我這個組織,他又有空置地方,便平租給我。」人棄我取,枱櫈如是,人亦如是。他的補習社專為成績差的學生,甚至被踢出校的雙失青年一對一免費補習。「有學生中三後打了一年工,想讀番書但不懂英文,他知道thank you是甚麼,但單看字就唔識讀。補了一年他報讀IVE,我教他用英文介紹自己和答問題,結果被取錄。」雖然這位學生的英文仍屬小學程度,亦暫時只有這成功例子,但陳葒很快樂,認為只要學生肯讀,他就願意教。

「就像醫生,即使面對有絕症的病人亦應盡量施救,但現在的學校只想救容易醫的病,對於病重、自覺性較低的學生就不想救。其實他們不是大奸大惡,最多是寸吓老師,不交功課而已。」陳葒希望每個學生都得到公平的教育機會,但現實是即使做到校長,也會無能為力。「舉例說一個學生打另一個學生,如果學校唔踢佢走,家長就擔心自己個仔下次受傷,傳吓傳吓就唔再報讀呢間學校,影響收生;老師亦為難,怕以後沒有學生尊敬訓導主任。」

無能為力
他明白教育制度的現實,但踢學生出校總叫他於心不忍。「有個舊生告訴我這兩年做跟車很辛苦,問我:『校長,當初我不是很壞,為甚麼要趕我出校?』我無言以對。那年紀的小朋友頂多是行為和紀律問題,踢佢出校就再無人幫到佢。我只好跟他說明白學校不應這樣做,但我也無能為力。」陳葒○三年當上匯知中學的創校校長,年僅三十五歲,是最年輕的校長,前途一片光明,但做了六年,日積月累的無能為力,終令他受不了。

「校長每日在辦公室睡到下午都可以無人理,閒時開個會就可以逗三、四千元一日,但有些人辛勞工作都只得幾百元;學校有很多學生未照顧到,我覺得唔應該這樣安穩過活。我想教書,不是做行政,當初辦學團體需要有人做校長我才做,講明做五至八年,然後退下來做回老師。」他喜歡與學生溝通交流,打波、排舞、戲劇瓣瓣掂,學生把他當成朋友,校內老師也看不過眼,勸籲他「校長你咁樣唔得㗎!」「我的原則是幫學生,不會理校裙有幾長。長短有咩問題?及膝的確不好看,老師都不及膝啦!但老師說街坊見到會覺得他們是壞分子,原來所有事最終都不為學生,而是怕招不到生。難道拉低條裙一吋,品格就會好一點?」

放棄華
這種教學理念,有些人或許不認同,但陳葒卻堅持己見,「校長最大壓力來自辦學團體和殺校,但我唔恨做校長,辦學團體唔滿意可以炒我,殺校我咪做其他事囉!服務社會有萬七種方法,為何一定在學校?」他有火,接受不了一班需要幫助的學生逐一被趕出校,○八年主動辭職,雖然家長老師辦學團體極力挽留,但他已無心戀戰,希望離開後義教基層學生。

「基層學生最需要補習,因為社會上無其他人能免費提供。」可是家中仔細老婆嫩,他的「任性」也要得太太首肯。「兩女一仔都讀國際學校,辭職少了份收入,一定要計過度過,幸好太太是公務員,仔女學費平一半,又可以平租宿舍,所以仍可應付。」話雖如此,但家?每月少了他那份十萬元的人工,生活質素大不如前,「以前小朋友生日一定去迪士尼住兩日一夜,一年三次;現在買個蛋糕一齊食就算了。以前每星期都出街食飯,食完飯去附近的玩具店、書店、影音店逛逛,買吓嘢就用兩、三千元;離職後我做埋『家庭煮夫』,上網學煮飯,最初仔女都嫌難食。」他在補習社沒有支薪,每月只得六千多元的專欄稿費收入,總得省吃儉用。他是影音發燒友,投影機壞了沒錢換。仔女讀國際學校,他怕其他家長帶有色眼鏡看,便教仔女說他的職業是作家,並非失業漢。「唔想仔女自卑,咁我真係出過書,外國人會覺得作家好勁,但不知賺不到錢。」為了生活有個保障,他更考了保安員牌照,萬一家中突然財困,他就撈份夜間保安,日頭繼續義教。

為幫基層學生而放棄富裕生活,別人說他偉大,他卻不以為然,「你唔飲咖啡去飲奶茶是個選擇,你不能說自己犧牲了杯咖啡。辭職不是犧牲,只是我選擇這種生活剛巧幫到人而已,有咩咁偉大?」

Band 5 教書
陳葒六八年出生,正值文革時期,父母下放到南昌,他兩歲便跟隨祖母生活,十一歲來港。「找了兩、三個月才有學校收我讀小五,那時不懂英文,默書零分,老師當着全班大鬧:『你個大陸仔嚟咩香港讀書,返去啦!』」幸好他中文和數學成績了得,中學考入皇仁。

父母都是老師,潛移默化下,他自中二起就立志為人師表。「有年回鄉過年,看到媽媽的學生是一批批到家中拜年,由初一拜到初十,有的已畢業十多年,每屆都聚到十多個學生,很融洽。」不過他在皇仁讀書時,卻感受到師生關係極之疏離。「我和幾個同學被班主任鬧,他問其中一個讀哪一班,叫他不要群着我們,其實我們是同班的,他教了三個月都認不出,我不想成為這樣的老師。」九二年浸大畢業後,他寄了幾百封求職信,Band 5的伯裘英文書院(後改名伯裘女子中學)是第一間聘用他,「不會理教甚麼學校,如果為了學生質素和待遇而選擇學校,教學目的就不純正了。」他一教十一年,直到○三年學校執笠,才轉到同一辦學團體的匯知中學任校長。

快樂
新紮老師教Band 5,大多被學生欺負,但陳葒卻有本事與學生打成一片,「讀書時是足球、籃球、排球、乒乓球和羽毛球校隊,所以和學生玩咩都得。我又懂得幫學生排舞排劇,啲wet妹最鍾意。」他覺得對待學生最好的方法,是以朋友身份親力親為,不要得個講字。

「文學測驗全班五個零分,我跟學生說:『對唔住,我教得差,係我無經驗。』之後逢午飯時間就跟她們補習,最後只有一個堅持到會考,我仲緊張過佢,知道佢得F,幾乎唔敢面對,但佢好開心來找我。我們覺得F和U沒分別,但他們見到自己有進步已經很開心。」他不認為成績好等於最開心和最幸福,「即使仔女讀到哈佛、在投資銀行工作,都不一定幸福。如果做條龍好慘,做隻豬很快樂,你想仔女做邊樣?」成龍成鳳不一定幸福,陳葒當然想仔女做隻快樂豬。正如他自己,年薪過百萬但做不到想做的事,倒不如離開,尋覓理想。有人覺得他蠢,但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林奮强成最大水喉
陳葒的免費補習社,主要靠短期資助「吊命」,逐項支出都申請基金贊助;萬一申請失敗,補習社就要關門大吉。但自七月起,補習社多了一筆長期捐款,「林奮強將他在行政會議的酬金捐給我,扣稅後每月有五萬七千元,一年便有六十多萬,是最大筆及最長期的捐助。」陳葒並不認識林奮強,是林自己找上門,「他太太曾替一個新移民學生補習,由ABCD都唔識補到考入華仁,所以他對基層學生印象特別深,認為只要幫到他們,就可以發揮所能。」資助多了,陳葒希望請多些全職老師,替更多學生補習,但仍不考慮支薪,「因為在補習社拎了一元,將來籌款就會更艱難。」



本文摘自10月24日東周刊人物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