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夢想實驗室 探索事業無限可能
暗中發亮 陳衍泓
拆解病因 堪稱中風救星 黃家星
夫婦拍住上 教做「永恆花卉」
星級單車導賞遊 倫敦海德公園
公職王 育兒更稱職
砌出LEGO 夢樂園
職場主管的說話影響力
運算思維 大勢所趨
IT 業務分析師 兼具商科知識
新春夢到情人節
平衡了風險 平平的回報
書評
推介課程總覽



碩士 More
MA Design Management, MSc in Programme and Project Management..
SHAPE & WMG

Master of HRM
HKBU School of Business

MSc / PgD in Global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MSc / PgD in International Shipping and Transport Logistics
PolyU Department of Logistics & Maritime Studies

深造文憑
Master of Accountancy (MAcc), Postgraduate Diploma in Professional Accountancy (PDPA)
CUHK – School of Accountancy

Master of Accountancy (MAcc), Postgraduate Diploma in Professional Accountancy (PDPA)
CUHK – School of Accountancy

Master of Psychological Medicine/ 精神醫學(思覺失調學)深造文憑
HKU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Li Ka Shing Faculty of Medicine

學士
Bachelor programme
SCE HKBU and University of South Australia

Top-up Degree
Bachelor of Business Studies (Hons), BA (Hons)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Top-up)...
Kaplan Higher Education

學士學位銜接課程
Technological and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 of Hong Kong

其他 More
Cyberport Career Fair 2017
Cyberport

English course briefing seminar
The H.K. Academy of Flower Arrangement

MS Office Training
Welkin

海外升學 More
升學建議
Education UK

升學建議
英聯教育顧問中心

升學講座
Academic Link Overseas Studies Centre

四十歲、後天失明的黑暗劇場創辦人陳衍泓,是今屆新鮮滾熱辣的出爐傑青。他熱心推動共融藝術,獲評審垂青。他亦曾分別在08及14年度,獲頒「十大再生勇士」及「香港精神大使」榮銜。訪問當日,他身穿海藍色、印有「黑暗劇場」字句的T恤,架上墨鏡接受訪問,外表難以察覺其視覺缺陷,記者一見他,不其然向他揮手,完全渾忘他是看不見的。他也視自己如常人,主動地扶?記者手肘,徐徐步往餐廳。用餐時,他夾餸揮灑自如,連夾小籠包也毫無難度。

陳衍泓非常健談,任何話題都滔滔不絕,更手舞足蹈,繪影繪聲,化身「講古佬」。

他興奮地說,今次獲傑青榮譽完全是意料之外,因為他深知傑青門檻高,評審過程猶如查家宅。「最後面試時,我知道名單還有二十多人,其他候選人的提名人,都是達官貴人、太平紳士,我的提名人卻只是一個平民百姓。」

生日說分手
他參選也非為個人榮辱,「何謂『傑出』好難有把尺衡量,多得我的團隊鼓勵我報名,目的是希望更多人認識黑暗劇場,今次獲選就當是錦上添花,就算落選,我們依舊堅守一貫信念。」他語氣肯定地說。

陳衍泓原本是一名平凡港男,失明令他一度頓失所有,卻同時重獲以往被他忽略的一切。他有兩名哥哥,現與父母居住在觀塘,「全家無人是失明,所以我十九歲患上青光眼、五年前完全失明,好無助。」最大的折騰是他眼巴巴,讓視力在十多年間逐漸衰退,「寧願一下子全盲!這麼多年來常常以為自己會康復,每次覆診都像等派彩,最後卻失望而回。」他表情痛苦地道。

黑暗世界終於降臨,他02年因喪失視力失去物業管理工作,之後再被拍拖七年的初戀情人狠心拋棄。「她是物業管理公司同事,原本計畫好結婚,她就在我生日當天跟我說分手。當時我失業,她怕我無法照顧她。」面對「三失」他開始自暴自棄,飯也嚥不下,不足三個月,腰圍由三十四吋減至二十五吋,衣櫃?的衣服全部都不合身。

生無可戀下,他曾有輕生念頭,但住所毗鄰急症室,最怕尋死不遂反弄致殘廢,到時生不如死更堪虞,故最後打消想死念頭。後來他想到尋求宗教力量自救。「每年聖誕節,見到街上的基督徒唱聖詩好開心,我也想要這種喜樂感覺。」他走到住所附近的教會,找傳道人傾訴,喊濕一卷廁紙,將壓抑多年的情緒完全釋放。「好爽、信耶穌好使得!」現在他已受浸,更帶父母返教會。信仰令他想通,自己只是失明,還能照顧自己,有枝白杖就能上街。他積極上復康班,連煮食也難不到他。「八號風球、紅雨我也不怕獨自出外,全盲令我豁出去,發現更多可能性。」他自豪地說。

只是一個逗號
早年他經失明人士社交圈,認識劇場創作人「人仔叔叔」,成為他往後藝術人生的啟蒙老師。接觸藝術後,他為自己改英文名「Comma(逗號)」,「警惕自己,盲了雖然有限制,不等於要靠政府福利,不應每天坐在家等日子過。盲只是人生的逗號,沉澱過後再出發!」

最初他為小朋友講故事,初嘗舞台的生命力,「聽他們的聲音,會感覺到他們穿藍色衫,摸下小朋友的頭,會知道她的髮夾是粉紅色,十分奇妙。」在藝術?,他以聽覺、觸覺,重見光明和人生色彩,自此對劇場?迷。不僅講故事、做戲劇演員,更寫劇本、做導演。

陳衍泓說,一般人印象中殘障人士的展能藝術,只是「屎尿屁」鬧劇。「有個朋友看完我們演出大力拍掌,他說想不到盲都做到。我聽後感心痛,因為一般人的掌聲大都只因同情。」

在光明世界,盲人做藝術得不到理解,於是他決心帶領觀眾走入他的主場:黑暗。「13年辦黑暗中對話好成功,之後就開始辦全港、甚至全亞洲首個黑暗劇場,由視障、肢體殘障、智障、精神病康復者擔任台前幕後工作,在昏黑環境演出,觀眾與演員同以視覺以外的感官體驗戲劇。」

通過黑暗劇場體現傷健共融,互相理解,「如果我開講座分享經歷會好悶、好沉重,但透過劇場可讓學生、企業人員、甚至戒毒人士學習溝通及同理心。曾有患社交障礙的年輕人稱,有黑暗保護,在黑暗中不怕大膽表達內心所想,黑暗令人成長,藝術能醫治心靈。」他說,有八十歲長者看表演後,明白人人平等,只是能力不同,也有不少人在黑暗中進食,找回遺忘已久的食物味道。

再黑?也不怕
至今陳衍泓已在中港澳舉辦逾百場劇場,公開演出有九成入座率,讓他十分滿足。未來他將成立一個慈善團體,預計半年後完成,旨在培訓不同能力的弱勢社群成為藝術導師。從前,陳衍泓面對失明會問上天「為何選中我?」今天他明白當中得失,滿懷感恩地稱,失明是一份祝福,「失明令我更放膽嘗試,因為身體上限制令我有更多可能性。」儘管看不見,他卻經常用「試試看」心態勉勵自己,總有出路。「如果我無盲,現在只是一個每天營營役役工作、放工只顧吃喝玩樂的人,不會接觸藝術,對好多事物都好無知!遇到困難,好易倒下。有得盲真是好幸福,我人生首二十年看得見,之後二十年看不到,光明與黑暗我都體驗過,黑暗使乜怕?」失明反倒讓他看到更多人,亦讓更多人看得見他。

「暗」戀你
當初,失明令陳衍泓失戀,但他並沒因此否定愛情,之後曾與一名健全的女義工譜愛歌,惜遭對方父母棒打鴛鴦。幸四年前,他在黑暗中憑一把動人聲綫,覓得真愛。他第二段戀情的對象,是在盲人中心做義工的教師,「她接受我盲,但拍拖一年多後,我獲頒再生勇士獎,記者叫我彎身遞花給女友影相,怎料報道的標題是『失明漢奪芳心』,對方父母看到甚不悅,最終又分開了。」這次失戀再次把他打落谷底。

四年前遇上現任女友,他一「聽」鍾情,「她是盲人中心經理,有次去中心參加活動,聽到她的聲音,即時心跳加速,為甚麼世上有如此動聽的聲音?突然傻咗,好想照顧她,也不理會她人工學歷比我高,便追求她,幾經失敗,最後終打動她。」

他甜到漏稱,準備2017年拉埋天窗,「暗」戀終開花結果。現擔任藝術總監的他說,收入不多,買不到樓,卻會窮盡所能守護最愛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