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DSE 放榜最後倒數 集思廣益 籌劃理想升學路
DSE 升學快訊
港產愛迪生父子 發明路上結伴行
尋找真正天然奶粉 助港媽育健康寶寶
自駕好有「營」紐 西蘭
用愛感化呷醋兒 - 陳爽
裕華第三代 一洗「老餅」形象 億元裝修總店 引入新派品牌
踩過界 - 周振基
夜探兩棲爬行世界
職場Q&A - 從事數碼營銷進修有需要
個性全面睇 - 「似曾相識」與「舊歡如夢」
靈巧技能 - 職場領導演說能力
智富增值 - 最裙帶資本主義及最自由經濟體
職場升呢 - 培訓金融科技人才刻不容緩
書評
推介課程總覽



學士 More
工商管理文憑及學士學位銜接課程
Kaplan Business & Accountancy School

心理學學士學位
Upper Iowa University

心理學學士學位課程簡介
Upper Iowa University

副學士
副學士及自資學士學位課程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副學士及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升學資訊日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高級文憑 More
PMP/ CIMP/ PMI-ACP
informatics

幼兒教育高級文憑課程
OUHK LiPACE

高級文憑、文憑、毅進文憑及海外學士學位
OUHK LiPACE

其他 More
IELTS 備試班
Wall Street English

放榜輔導及出路資訊
學友社

建造業課程
Construction Industry Council

海外升學 More
2+2大學計劃
Andrews University

2+2大學計劃
Andrews University

UK - Australia Education Expo
Hong Kong Education Web

「我們的社會不應只向錢看,沒有藝術的城市就等於沒有靈魂的軀殼。」這句說話並非出自一般的藝術工作者,而是出自一位從事電子科技業務的企業家口中。年過六十的商人周振基,自去年起擔任演藝學院校董會主席,越界而行,沾手藝術教育的工作。不認識行情的人,或許會誤以為是「外行人管內行人」,但藝術界中人都知,周振基與藝術甚有淵源,是粵劇名伶林家聲的入室愛徒。自幼喪父的周振基,跟隨師傅習藝十多年,陪伴罹患柏金遜症的師傅走過人生最後一段旅程。在對方身上領略到藝術家的傲骨氣度,亦承襲師傅對真善美的追求。「我真的很幸運」,他再三說。

有錢人搞藝術,人人覺得只是風花雪月。周振基懶理旁人指指點點,依然醉心自己熱愛的藝術。「師傅最後一段時間的唱腔改變了,但未能錄下來,人人都來請教我點唱。」師傅走了,徒弟謹從師訓,秉承遺志,將這門藝術發熱發亮。

「情深緣淺,一載瀚墨緣⋯⋯尤怕恨海難填。」一句來一句往,時而纏綿悱惻,時而俏皮跳脫。每個月,周振基都會與太太來這個唱局,「這局是師傅唱開的,他走了,我們還在繼續。今天特地選了《紅葉詩梅》,有得笑吓,做人總要開心嘛!哈哈!」

故人不在,戲仍要唱。「師傅在最後一段日子?,依然中氣十足,跟我們唱足四小時。有時我想唱,跟他說師傅你休息一下,他仍然握着麥克風不肯放手。」他憶述,即使師傅患上柏金遜症,頻頻手腳顫抖,依然挺直腰板,堅持唱戲,「即使他唱不下去,也會給我們掌板,拍子亦十分準確。」

周振基的師傅是人稱「聲哥」的林家聲,生前在台上英姿凜凜,晚年受病患困擾,出入要以輪椅代步。即使如此,聲哥仍從容面對,「他總是以真面目示人,師母叫他把頭髮染黑,他都不肯。」這種坦然,不是人人做到。

凹凸配
憶起師傅的最後歲月,他眼眶泛紅,「最記得的,不是他在台上的風光日子,而是他在最後的一段時間?,無論多辛苦,堅持教人唱戲,幾乎來者不拒。」他直言,師傅並不缺錢,教學生只為了傳承,有時講起武打動作,聲哥甚至忍不住站起來示範,眾人即時上前攙扶,「其實我好嬲,八十幾歲的老人家,應該好好休息,怎麼把時間排得這麼密?」嘴巴雖硬,心底盡是不捨和心疼。

聲哥生前為人謹言慎行,人前嚴肅認真,與長袖善舞的周振基,是一凹一凸的配搭,「師母說我口水多,跟聲哥剛好互補。但聲哥是不慕名利的藝術家,要接受我這種在慈善界活躍的商人,其實不容易。」周振基自幼愛看大戲,由最初被戲棚的美食吸引,到後來真正愛上粵曲,無師自學唱戲。

直至十多年前,朋友介紹下認識偶像聲哥,周振基用盡誠意打動對方收他為徒。「他知我不只是慕名而來,而是真心熱愛粵劇。」他表示,師傅傾囊相授所有唱功,也傳授人生大道理,「師傅像我的父親,能從他身上學到唱戲當然是天大的幸運,更多的是逆境中如何自處、對身邊人的關懷、對不懷好意的人抱持廣闊的胸襟。」

揼石仔
周振基從師傅身上學會關己及人,職級愈低的員工,他愈是關懷,「家中工作了十幾年的菲傭,早年患癌回鄉,我給她醫藥費及人工。她後來過身,包辦了她的殮葬費。」他認為,對人好是應該的,皆因並非人人幸運生來順遂,就像他年幼時亦曾遭逢巨變。

今天的企業家,並非一定不懂窮的滋味,「人人以為我天生有錢,有幾多人知我揼過石仔?」出身米業世家的他,並沒有如預定劇本般接手家族生意。他孩提時喪父,家族經營的米鋪一間接一間倒閉,母親獨力撫養五姊弟成人。「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些我都經歷過。」他小時候見盡世間好壞,「雖然沒有父親的步伐跟從,幸好我懂事時曉得做個好人。」

年少時發奮讀書,幸好有兄長的庇蔭,送他一張往美國的單程機票,扭轉人生軌迹。「去美國讀書不一定是有錢人,我讀的金門大學有很多半工讀的超齡學生,一樣要捱。」他當時同時間打四份工,回到家時累得倒頭大睡。

刻苦的生活,雖瘦得只剩一百磅,然而路不孤單,「和太太在美國結婚,連百幾美元的禮服,都是租回來的。」有情飲水飽,愛情不需要奢華的物質堆砌,「試過死慳死抵想同太太去食十幾美元的大餐,行到半路,我們說,不如返屋企囉!哈哈,連十幾美元都不捨得!」說起辛酸往事,內斂的周太嘴角上揚,周振基則自顧自的哈哈大笑,「我咁窮佢都肯嫁,都咪話唔大膽。」

第二人生
揼過石仔,捱過麵包,返港後開創企業王國駿馬科技集團,他確信並不是逢商必奸,「朋友說我是儒商,既有藝術修養,又在商業上加以鑽研。」他指,人人以為商人不懂藝術,「其實不然,人總有不同的面向,只是恰巧我就是周身刀,無張利!哈哈。」他是北宋理學家周敦頤的後人,或許是遺傳基因,文武雙全的細胞在血液?流淌。

看着公司業務漸上軌道,他毅然讓位給兒子,開展自己的人生下半場,全情玩藝術。在爭名逐利的商業世界?,他對於教育下一代成為守業者,自有一套看法,「教育小朋友要按他的心性發展,不一定個個都要做大老闆賺大錢。」已「登六」的他,錢賺過了,家庭生活美滿,膝下兒孫滿堂,連醉心的粵劇也如願地得到師傅的認同,「我很幸運,此生已無憾了。」

文化土壤
「香港的教育制度太着重競爭,不鼓勵學生多元發展,個個家長都想子女讀『神』科,做銀行家。」周振基認為,一個社會如果只向錢,產業單一化,變成文化沙漠的話就「好大鑊」,「缺少了文化藝術的薰陶,香港只會變成一個沒有靈魂的城市。」

他認為,不一定每個人都要讀書叻,一個人如果對藝術有專長,他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也應該有生存的空間與權利,「演藝學院就是培訓他們的土壤。你可能會說,演藝界大師也可自行開班授徒,就像聲哥與我一樣,但並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樣幸運遇到大師的指導,而演藝就是這樣的一個集中地。」的確,過去幾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不少嶄露頭角的新星也出身演藝學院。

演藝提供土壤,仍需要政府提供養分,「希望政府多撥資源,讓更多學生發展自己的專長。」他指,現時演藝的六個科目,全部都是小班教學,每個課室也有特定用途,不像一般大學設多用途教學室,「當中雖牽涉龐大資源,但只要能給學生空間成長,一切都值得。」



本文摘自2017年5月17日《東周刊》 人物傳奇